50多年的守护,2300多里的山路,花果山里走出的全国最美接种医生刘少青

作者:整理自《满乡风采》 来源: 录入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7日

50年前,母亲突如其来的一场疾病,让他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村医。为了这个信仰,虽说年事已高,但他一直把为百姓治疾防病作为不可推脱的责任。

50多年里,花果山村12个自然片之间的山路,他不知往返过多少回;从步行到自行车、再到摩托车,他自己也说不清摔过多少跟头,但他一直在努力坚持。

50年后,他被河北省疾控中心和红十字会评为最美接种医生,同年又被评为国家级最美接种医生。

他用羸弱的身躯,行走在花果山村的沟沟岔岔,他恪尽职守,默默奉献,用一生守护全村人的生命健康,赢得了村庄几代人的尊敬与爱戴,他就是隔河头镇花果山村村医刘少青。

在隔河头镇花果山村,一提到村医刘少青,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位普通的老人,在花果山村人的心中,就是村民健康的守护神。

医龄已逾50年的刘少青,回顾自己当初的选择,依然很动情。在1963年春节的晚上,母亲突然呕吐头疼,刘少青连夜两次赶往最近的临县某卫生院去接医生,可是,卫生院的医生以过年为由不肯前去就诊。

刘少青发现,花果山村地理位置偏远、交通闭塞,乡亲们就医非常困难,他下定决心,要苦学医术,为偏远山区的乡亲们服务。

刘少青:“促成我学医的事情有两件:一是有一年三十晚上,我母亲头疼,我去最近的临县某卫生院接医生,一宿去了三趟也没接来;二是有几次传染病盛行,有好多孩子因为得不到预防、治疗而夭折。入党宣誓时我说过,要在花果山为老百姓服务一辈子。”

为了这个誓言,刘少青开始了艰难的求医之旅。在村里的支持下,刘少青来到龙王庙乡的村医培训班学习医术,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1965年,刘少青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乡村医生资格,成为全县第一批“赤脚医生”队伍的一员。

 

从龙王庙到花果山,全要靠步行,刘少青就用自己瘦弱的身躯,一年背药回家不知走了多少个来回。但刘少青从来没有过抱怨,他认为,既然在党旗下宣过誓,就要为这个誓言奋斗一辈子。

就是凭着一股坚韧和热情,刘少青执着地为花果山村百姓服务了50多年。50多年来,花果山村的医疗卫生工作及全村儿童的预防接种工作都由他一人承担,从未发生过疫苗在控传染病,也无一例接种事故发生。仅脊髓灰质炎疫苗强化免疫这一项活动,他不知受过多少严寒酷暑、冒过多少风霜雪雨,每轮次行程都在35里以上,赶上儿童不在家或生病,他还要多次前往补种。23年间的行程就达2300多里。

时光荏苒,一晃刘少青已经70多岁了,身体大不如以前,1997年,刘少青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但病魔阻挡不了他翻山越岭为孩子们接种、风雨无阻为乡亲们诊治病痛的脚步。

 

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刘少青在村里挑选了一位细心热心的徒弟,把自己毕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她。

尽管徒弟学得非常认真,但刘少青还是不放心,他认为,学医仅有热情是不够的,要时刻把百姓的疾病放在心上,来不得半点马虎,为此,他不顾年老体衰,经常带着徒弟一起出诊,手把手地教。

“死我倒不怕,但是我任务没完成,徒弟还没出徒,等她能自己出诊了,我也就放心了。”

50多年来,刘少青妻子始终支持他的事业,家里活计都是她一个人承担,没柴禾她拾,没水她挑,地里活计,屋里屋外全都她一个人干。

 

正是刘少青这种多年无私服务、甘愿奉献的精神,他于2016年2月被河北省疾控中心和红十字会评为最美接种医生,名列第一。于同年4月,被评为国家级最美接种医生。

“做医生本来就是我的职责,但没成想党和国家给我这么高的荣誉,我感到很高兴,这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谈起被评为国家级最美接种医生,刘少青很淡然,在他的心里,更多的是责任。

长期劳累,身患重病,刘少青外出诊病有时还要老伴陪着,身上也一直带着药。

“感觉不好受,就含个消炎甘油,任务没完成,就来了病了,就这一点使我很苦恼。”

即使自己重病还挂念着花果山村的医疗卫生事业,还挂念着花果山村淳朴的乡亲。在我们采访的时间里,刘少青说的最多的是遗憾,他怕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没有培养好一个接班人。

刘少青徒弟程秀丽说:“我现在一直尽力学习,以便为老百姓服务。老爷子真心真意、毫无保留地教咱们,我必须好好学习!”

从刘少青徒弟的话语里,我们看到花果山村医疗事业的传承与延续,刘少青老人,用他的朴实、坚韧,用他50多年的痴情守候,为花果山村的医疗卫生工作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我们相信,有他的深情守护,花果山人的健康会越来越有保障,他的精神,会激励一代又一代的花果山人奋发向上,勇往直前。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